Menu Close

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新药已经上市

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及其家人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好消息。自1980年代起一直潜心开发认知症药物的日本药企卫材(Eisai)终于将可减缓病情发展的治疗药物“仑卡奈单抗(Lecanemab)”推向了实用化。首先将于1月内在美国上市。1月16日,卫材还在日本申请了该药物的制造及销售许可。此前,即便是日新月异的最新医学技术也对阿尔茨海默症束手无策。仑卡奈单抗为该疾病迎来不再被称为“不治之症”的那一天推开了一扇门。

阿尔茨海默症治疗药物“仑卡奈单抗”的产品图(图片由卫材提供,Kyodo)
阿尔茨海默症治疗药物“仑卡奈单抗”的产品图(图片由卫材提供,Kyodo)

起点是北极圈的一项研究

蛋白质“β-淀粉样蛋白”被认为是阿尔茨海默症致病原因之一。卫材开发的仑卡奈单抗则是以这一蛋白质为目标的疾病修饰治疗药物。如果脑部的β-淀粉样蛋白不断沉积,虽然最初不会产生恶性作用,但之后会导致神经细胞逐渐死亡,造成称为“海马体”的脑部重要区域衰退。该药正是基于2000年前后提出的这一学说实施开发。

药物开发的起点是瑞典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成果。该大学调查了生活在北极圈的患有家族性阿尔茨海默症的人,发现了对治疗该病起到关键作用的可溶性β-淀粉样蛋白斑块。如果以此为目标制作出抗体,或许会成为划时代的药物。于是,乌普萨拉大学创办了总部设在斯德哥尔摩的新药开发初创企业。看中其研究潜力和前景的卫材于2005年和该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之后主导推进了实用化研究。2014年,美国渤健(Biogen)也开始参与相关研究。

疾病修饰治疗药物的目的是以疑难杂症较多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神经退行性疾病为对象,预防发病和遏制病情发展。临床试验的构成方法等战略的优劣左右着开发的成败。据说高达1000亿日元乃至2000亿日元的开发成本大部分都花费在临床试验上。这对制药公司的实力也形成考验。

阿尔茨海默症治疗药物“仑卡奈单抗”获得FDA批准之后,卫材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举行记者会(7日,东京都文京区)      
阿尔茨海默症治疗药物“仑卡奈单抗”获得FDA批准之后,卫材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举行记者会(7日,东京都文京区)

阿尔茨海默症治疗药物“仑卡奈单抗”获得FDA批准之后,卫材首席执行官内藤晴夫举行记者会(7日,东京都文京区)

在仑卡奈单抗的第2阶段临床试验中,运用统计学,计算出了在保证安全性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发挥药效的使用剂量和频度。每两周注射1次,连续18个月注射每公斤体重10毫克的高剂量。最终阶段的临床试验采用了这样的频度和剂量。当初被认为与安慰剂相比,只要使阿尔茨海默症的症状恶化速度减缓20%就算合格,而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该药具有可使病情减缓27%的效果。2022年年末,相关论文刊登在了全球最有权威的临床医学杂志上。

直接作用于发病机制

目前也有数类适用于认知症患者的药物。卫材在全球率先于1990年代后半期实用化的“安理申(Aricept)”就是代表性药物之一,但都仅仅是对症治疗。

与上述药物不同的是,疾病修饰治疗药物直接作用于发病机制。清除β-淀粉样蛋白。与此同时,还能减缓认知功能衰退的速度。日本以外的Mega Pharma(巨大制药企业)等全都在尝试开发,但都进展不顺利。这也是为何仑卡奈单抗可以被评价为划时代的原因。

不过,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患者及其家人对治疗药物抱有的期待仍是未知数。仑卡奈单抗能使认知功能恶化降低27%意味着,如果将1年半内什么治疗都不做的恶化程度计为100,那么使用药物后的恶化程度只有73。也就是说,这款药并不能让症状消失,也不可能让症状一下子变好。

      治疗对象是阿尔茨海默症发病前期和早期的患者

治疗对象是处于发病前期的轻度认知障害(MCI)及早期患者。据卫材介绍,通过用药,可使症状发展阶段进入下阶段的时间推迟3年左右。阿尔茨海默病大多在75岁以后发病,病情在之后的10年左右时间里逐渐发展。考虑到人的有限的寿命,从可以延长患者独立生活的时间这一效果来讲,意义绝对不小。

焦点是药价和适用保险

药物普及的关键是如何评价其性价比。卫材在美国将每年的药费设定为2万6500美元。今后的焦点是如果从迅速获批转向完全获批,能否迅速覆盖大部分治疗对象参加的美国公共医疗保险。

卫材首席执行官(CEO)内藤晴夫表示“不仅有医学价值,还有社会价值,希望药物获得好评”。今后可能需要以高于推进实用化的执着精神与医疗保险相关部门展开谈判。

考虑到日本厚生劳动省等也要根据临床试验数据从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进行审批,年内作为新药获批的可能性极大。需要关注的或许是获批后的使用规则以及日本政府计算并确定的药价。

日本应举国构建治疗模式

日本认知症学会及日本老年精神医学会等6个相关学会2022年11月着眼于阿尔茨海默病的疾病修饰治疗药物问世,向日本政府提议完善医疗提供体制、扩充和培养专业医生及考虑副作用对策和性价比。  

如果上市之初、治疗对象就达到万人的史无前例的高价药品问世,不仅财政上存在问题,医疗现场也可能会陷入混乱。出现想接受治疗但承担不起的“认知症难民”这一状况也令人担忧。

对于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很少见的超老龄化社会的日本而言,认知症也是社会的疾病。正是在日本国内制药企业的努力下才让长期受到世界关注的药品得以诞生。因此,日本有必要借此契机举国构建阿尔茨海默病的治疗模式。仑卡奈单抗的“创新性”不仅在于疗效,还在于其有可能开创早发现早治疗的道路、给“不治之症”带来医学和医疗方面的希望的曙光。

(Visited 29 times, 1 visits today)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